當前位置:首頁>往事一樁樁>重五“撞卵”

            重五“撞卵”

            來源:溫州日報 時間:2020-06-26 分享至:

            導讀:一串卵,一串染紅的卵,就是我們物質貧乏年代、饑餓童年的一臉笑容,一地的蹦蹦跳跳和滿滿的自信、驕傲。“卵袋”里染紅了的,可能是卵,但可能也不是卵。

            老家人,把蛋稱為“卵”。小時候的重五節,我們的小脖子上掛著“卵袋”,卵袋里有一串染紅的卵,上面那枚是大嬤送的,下面那枚是上屋的表嬸給的……一串卵,一串染紅的卵,就是我們物質貧乏年代、饑餓童年的一臉笑容,一地的蹦蹦跳跳和滿滿的自信、驕傲。“卵袋”里染紅了的,可能是卵,但可能也不是卵。

            1.jpg

            “‘鼻涕佬’‘爛頭忠’‘爛牙齒’……”在七十年代中期某個重五的清晨,我在自己房屋走廊上發出這樣聲聲的叫喚,以他們的綽號的引來了住在上屋、左右屋的小伙伴們。我們很快會聚到我房屋走廊下,比一比誰的卵袋精致,比一比誰的卵袋里面的紅卵多,比一比誰的卵袋里面的紅卵大。

            前奏完成,接下去就是我們精彩“撞卵”節目閃亮登場。

            2.jpg

            在我房屋走廊下,我們從心愛的卵袋里摸出心愛的紅卵,握在手心里,露出尖尖的卵頭。“鼻涕佬”與“爛頭忠”搶先開仗。他們一對一側身站好馬步,“一、二、三”,“鼻涕佬”與“爛頭忠”在我們異口同聲的口令下,各自舉卵撞向對方的紅卵。“啵”的一聲,“爛頭忠”的紅卵頭破了殼,“鼻涕佬”嘿嘿一笑,笑納他那卵榮升為“卵王”,有資格接受我們的“紅卵”挑戰。我們分吃了“爛頭忠”的破殼紅卵卵白,黃金色的卵黃留給紅卵的主人。“鼻涕佬”與“爛頭忠”是最喜歡吃卵黃的,小孩子不能無緣無故剝掉紅卵吃,否則會給大人戲笑為“饞嘴貓”。打了卵戰后的破殼卵,我們小孩子可以張揚著吃,大人不但不說三道四,還會討好地問上一句:“誰贏啦?”

            3.jpg

            咂咂嘴,不過癮。我拿出上屋表嬸送的紅卵,要挑戰“鼻涕佬”的卵王。“鼻涕佬”又嘿嘿一笑,站到我的對面,我們慢慢的舉起紅卵,慢慢的平拳推進各自的紅卵。倏地,“鼻涕佬”縮了回去,我的紅卵撲了個空。“你那紅卵是我媽送的,我不和它撞。”上屋表嬸就是“鼻涕佬”的媽,她是個會講究的人,給卵上色也只一點淡紅,怕浸進卵白,人吃了不健康。“鼻涕佬”認得他媽媽上色的紅卵。

            我準備換個卵跟“鼻涕佬”撞。這時候,“硬頭”巳經拿出卵,要和“鼻涕佬”開仗。“硬頭”不是本地人,他的父親在供銷社工作,一家人租房住在我隔壁。“硬頭”的紅卵也不硬,給“鼻涕佬”的紅卵撞破了。“鼻涕佬”好不得意,樂開了花。

            5.jpg

            這時候,“爛牙齒”提出要和“鼻涕佬”比試比試。“爛牙齒”是我大伯的兒子,大我三歲,“爛頭忠”是“爛牙齒”的小弟,與我同齡。“鼻涕佬”嘿嘿幾聲接受“爛牙齒”的挑戰,沒想到只一撞,“鼻涕佬”的卵王就撞破了。隨后第二回合開戰,仍是“鼻涕佬”的卵破了。再戰再輸,卵袋里的5個卵全破了。

            4.jpg

            “鼻涕佬”提出向我借紅卵,這時,站在一旁的“爛頭忠”趕緊叫起來,“不要跟我三哥撞了,他的卵是木頭做的。”“硬頭”一把抓過“爛牙齒”的紅卵,用力一捏,“真的是木卵。”“爛牙齒”見勢不妙,便奪路而逃,我們幾個緊追不舍。“爛牙齒”見逃不出我們的圍堵,只好舉手投降。在我主持下,“爛牙齒”交出一半“空中鳥區”給“鼻涕佬”,我和“硬頭”各拿出一個紅卵換“鼻涕佬”的破卵,“鼻涕佬”送給“爛頭忠”一個撞破的紅卵做為獎勵。起初,“爛牙齒”不答應,直到我們拒絕跟他玩時,他才答應。

            我清楚記得,這次重五撞卵發生在1973年,那年,我7歲。7年的歲月,我們在饑餓中度過,長年累月的食物一成不變:早餐番薯湯或番薯絲湯,中飯是番薯飯或番薯干飯,晚飯是玉米糊或“洋梅芋”湯。父母親天亮離家,天將黑了才進門,他們參加隊里的勞動掙工分去了,沒工分就分不到番薯、玉米了。沒人管的小孩子,結伙下溪捉魚、上山摘野果。玩得最多的就是“天空上”的鳥,我們會把村里的天空劃分為與人數相等的區域,“鼻涕佬”“爛牙齒”“硬頭”“爛頭忠”,還有我,各一個區域,鳥兒飛過誰的區域,鳥兒就屬于誰。為了點清誰的鳥兒多,我們一整天滿村跑來跑去。經常為了劃分不清的區域,爭得臉紅耳赤。等到確定下來誰的區域鳥兒多,第二天他就可以當我們的孩子王。“爛牙齒”因撞卵作弊需割讓掉一半的天空,表明年長的他永遠失去當“王”的機會,所以會舍不得。

            6.jpg

            在那個年代,我們這些小孩子大多數是有綽號的,而且綽號的來歷全部都與物質貧乏、缺醫少藥有關。在貧困中走過的童年,除了食不果腹的記憶外,與“撞卵”相關的記憶,如一縷陽光,永遠溫暖在我的心頭。

          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

            免费的黄色网站